首页
/ 新闻中心 / 公司新闻
【建党100周年征文】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
日期:2021-04-19 

七岁那年,我第一次听到《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

我还记得那是一个闷热的下午,那台永远都在吱吱呀呀唱着戏的老收音机突然播放了一首朗朗上口的歌曲,记不住所有歌词,只记得它一遍又一遍在重复“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七岁的我对党还未形成完整的概念,只是不解的去问那台老收音机的主人——我的太姥爷:为什么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太姥爷并没有马上给我答案,他只是给我讲了他小时候的故事:

那还是他的童年,没有电视、没有学校、没有零食,只有永远饿着的肚子和望不到头的战乱。虽然这里有大片黑土地,但每年的收成大半交给了地主,赶上丰年的时候肚子不会挨饿,但连年的大旱让粮食减产不少,再难填饱七八口人的肚子。都说“屋漏偏逢连夜雨”,饿着肚子期待来年风调雨顺的时候没有盼来风和雨,却赶上了战争。战乱中,他的四个妹妹走散,本就是“家书抵万金”的时代,再加上家中无人识字,这一散就散了半辈子。他不认识字,没见过什么世面,只能尽力填饱肚子,填饱一家人的肚子,活下去,就是唯一生的希望。为了抵抗侵略,他加入了东北抗日联军,一打仗,就打了许多年。后来,共产党来了,给这片困苦的土地带来了新生的希望,他们打跑了敌人,还打倒了地主,他终于有了属于自己的土地——一块不再需要给地主交粮的土地。若是没有共产党打跑了敌人,若是没有共产党打到了地主,若是没有共产党建立了新中国,这个家早就被战争湮灭了。

水深火热的战争年代对于当时的我来说遥远且无法想象,太姥爷的故事只是让我从心底里觉得共产党好,赶跑了欺负我们的人,还给了我们现在的好生活。那个闷热的下午,我兴奋不已,和太姥爷把这首歌听了一遍又一遍。

再一次对《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有记忆的时候,我十二岁。学了几篇爱国课文的我在姥爷的老电视上又一次听到这首歌时,我又想到了太姥爷的故事。我问姥爷,为什么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姥爷也给我讲起了他小时候的故事:

那是姥爷的童年,有了自己的土地,但还是吃不饱。这个吃不饱,是姥爷一辈子的遗憾——那年入伍体检,姥爷因体重不达标错失了当兵的机会。虽然没有当兵,但姥爷还是积极入党,那个年代还是扫盲运动的高涨时期,姥爷是村里唯一有高中文凭的“学问人”,于是他成了村大队的会计。从最开始的工分到后来的钱币,他从不算错,白天干完活,晚上就在昏暗的煤油灯下记账本。那时条件不好,但所有人工作的热情都很高,因为日子在一天一天变好:坐着牛车从邻镇嫁来的姥姥回娘家可以乘坐小火车、三个丫头可以每天背着书包去上学、一家人吃饱饭之余偶尔也能吃上两顿细粮,甚至太姥爷还收到了失散多年的妹妹们的信——当年没机会读书的妹妹们在扫盲运动中学会了认字。

姥爷说,收到姑姑们的信时,全家人都是热泪盈眶的。若是没有党,写信寄信要走到离村十几里的镇上、姑姑们不会识字、而他也不会有今天的生活。一晃数十年,屋子里的布局基本没有改变,姥爷还是在窗前的桌子上记账,不过夜晚陪伴他的早已从昏暗的煤油灯换成了明亮的白炽灯。第一次听到这些的我虽然无法体会当年的穷困,但还是能理解今日的好生活都是党给勤劳的人的。

第三次将“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刻在记忆里的时候,是母亲鼓励我入党时说的。那一年我十八岁,即将开始我的大学生活。离家前夜的促膝长谈中,母亲也讲了她的故事:

母亲是真正长在红旗下的一代,她亲眼见到过家里将土房子推倒、盖起更结实更暖和的砖瓦房,也亲身体会过饭菜从粗粮野菜过度到细粮与反季蔬果。姥姥上学只到小学四年级就不得不辍学回家干活来养活下面的弟弟妹妹,母亲却一路读到高中毕业,而后实现了姥爷的愿望——当兵。干休所的三年兵役时光,母亲终身难忘,她也是在这期间光荣入党的,她终身难忘老干部们对她的谆谆教导,亲眼见到在党的领导下锦州城的发展。曾经的玉米地上早已立起高楼大厦,一下雨就无法过车的泥土路早已建成了结实美观的柏油路,年华还正青春,周围却已早过万重山。

母亲口中的变化,我是有些印象的,从2008年开始算起,离开家乡七年的我就已认不出家乡的变化:曾经的荒地上,建起了一片又一片高楼;曾经的小区空地上,自行车变成了各式各样的汽车;曾经的水泥桥已经重建成了滨海大桥……记忆中熟悉的地方变得陌生,我处在这熟悉而又陌生的城市里,似乎是真的明白了为什么“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

去年回家探亲是我对这句话的第四次记忆。刚上小学的小侄女对在学校里新学的这首歌兴趣颇深,缠着我问我为什么。这好像是一种传承,从太姥爷到姥爷、姥爷到母亲,再从母亲到我,这一次,也轮到我讲我的故事了:

我的记忆里没有太姥爷的饥饿、姥爷的穷困和母亲童年的土房子。我也错过了许多,错过了太姥爷买新收音机的喜悦、姥爷用新电视换下了老收音机、母亲在“家电下乡”期间用新冰柜换下了姥姥的旧冰箱、用大彩电换下了姥爷的小黑白电视。那都是幸福的见证与时代的跃进,我虽然错过,但也能体会到幸福的余温。姥爷家的院子里,不再只有几把豁口的铁锹和锈钝的锄头,如今已有两台崭新的农用机,屋里,柜子上的老收音机几经换代,如今已是最新的智能音箱的时代;墙角的黑白电视早已不知所踪,后来的电视越来越薄、越来越大,如今也是最新的智能电视;姥爷年岁渐长,窗前的办公桌因为早已不办公而被挪用成电视柜,熏眼的老煤油灯早已退出我们的记忆,院子外,虽然还没有建成柏油路,但今天的水泥路也结实好看,不会像雨天的泥巴路让人寸步难行……我生长在新时代的春天,成长在改革开放的热潮中,我的童年没有饥饿,没有困苦,只有希望。

这个希望,是党和国家给予的。无论是加快城市建设还是惠农政策,我都是亲眼见到了实实在在的变化,时至今日,我也终于明白为什么“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光阴似箭,日月如梭,时代变迁的飞快,“新”字永远都是下一步,但回顾建党一百年来,党的每一步都在给我们的中国注射新的血液,带来新的希望——他给陷入战乱的中国人民带来久违的和平,他给饥饿的中国人民带来可以自给自足的土地,他给穷苦的中国人民用改革的春风带来经济的发展,他给富足的中国人民带来下一步的希望。

一百年,是几代人的青春,沧海桑田,许多人都忘记了曾经,但我们的党还记得自己的初心,也永远在践行自己的初心。一百年来,党始终不负人民的嘱托、不负人民的期待、不负人民的希望,纵然时光老去、年代变迁,但初心却始终不变。相信下一个一百年后,“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的故事还会继续……(聚烯烃中心)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